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当医生开了外挂 > 正文 第328章:生死的距离

正文 第328章:生死的距离

    45岁的孙保民是铵阳市818路公交车老司机,他在20岁的时候,进入铵阳公交公司,这一干就是二十五年。

    这二十五年间,他每天会沿着铵阳市的818号线走不知道多少趟,沿途的风景是他的世界,比家里小区的更让他熟悉。

    这二十五年间,他会每天早晨6点出发,伴随他的是那一个熟悉的1升保温杯,这些年来,他的座驾换了三辆,唯一不变的就是这个已经泛黄泛绿的厚重保温杯,是他从父亲手里接过的岗,不过这些年保温杯里的茶水也换成了枸杞。

    人过四十,不老也老。

    从西诺客车站到北城家具城,三十三站的路线他已经了然于心,他可以自豪的说一声,自己才是老司机。

    和往常一样,孙保民开着他的座驾缓慢出发,他开车很稳,二十五年间没有出一件事儿,这是他最自豪的。

    只是就在他要通过一个红绿灯的时候,忽然一个女人牵着的狗窜了出去,女人也急忙往前走了两步。

    孙保民顿时脸色一变,眼疾手快赶紧一脚刹车踩死!

    巨大的公交车忽然停车,车里的人一下子倾倒向前!

    而孙保民也因为这个急刹车给一下子撞到了方向盘上。

    公交车的方向盘比较高,刚好撞在孙保民的胸腹部,顿时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

    孙保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咧嘴龇牙揉了揉胸口,真他娘的疼!

    忍不住他把车窗打开,对着外面骂了几句“看不见红绿灯啊?要不要命了!狗重要?命重要!”

    这妇女已经把泰迪抱在怀里,看着距离还有七八米的公交车,听见孙保民的谩骂,顿时脸色一变“公交竟然不礼让行人?你信不信我投诉你!”

    孙保民也是傻眼了,这尼玛,礼让行人是礼让行人,这红绿灯是红绿灯,你看不家人行道是红灯啊!

    算了,算了,没事儿就行!

    车里面的乘客也开始谩骂起来。

    “怎么开车的?”

    “我擦!”

    “哎呦喂,干啥呢?”

    ……

    孙保民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前面忽然窜了出来一个人。”

    说完,孙保民就准备继续开车离开。

    而下面抱着小泰迪的妇女,看着孙保民,忍不住骂了一声“一个破开公交车的,臭嘚瑟啥呢!”

    边说边骂,就朝着一旁走去。

    车内的人这个时候也渐渐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听见下面女人的谩骂,也顿时一致对外!

    毕竟人家公交车司机为你考虑才急刹车的,你不领情就算了,还骂人!

    一时间,热闹非凡。

    孙保民招呼大家安静下来,松开刹车继续开始行驶。

    不过……这一路上,孙保民总感觉胸部闷闷不适。

    很不舒服!

    连续开了七八站之后,行驶过一个高架桥的时候,孙保民感觉心前区钻心的疼,针扎一样。

    疼的不行不行的!

    忽然一阵剧烈的压榨感从内心传了出来,可是车子正在拐弯,准备下高架。

    这种剧烈的疼痛差点让孙保民失控!

    他赶紧强忍住疼痛,双手握紧方向盘,小心翼翼盯着前方。

    这个时候高架桥上停车根本不可能,因为乘客没办法下车,拐弯处停车很危险,这个时候停车无疑是把患者置于一个不管不顾的境地。

    而且,巨大的公交车堵在这里,后面会造成严重的拥堵,甚至发生交通意外!

    想到这里。

    孙保民只能用尽全身力气,缓缓超前开去,想要找个安全的站牌口停车。

    可是刚才的那种失去操控的感觉让孙保民一阵后怕。

    想来想去,他只能减慢车速,缓缓前行。

    车上的乘客开始哀声怨气的抱怨起来。

    可是孙保民没有任何办法,他联系总站,把情况反映一下。

    这个时候,前排的乘客忽然发现了异常!

    只见孙保民面色苍白,脸色大汗淋淋,这种凄惨的脸色让人感觉可怕!

    搭载方向盘上的双手已经开始颤抖。

    这完全是无奈之举!

    孙保民没办法操控!

    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心跳十分快!

    而心前区的疼痛让他呼吸都在疼痛。

    一旁的一个大汉赶紧走了过来“怎么样了?师傅?不舒服呢?”

    孙保民疼的说不出话来,扭曲的脸上满是豆大的汗珠,他努力指了指胸口。

    那大汉见状,顿时脸色一变!

    心梗?

    大汉连忙说道“谁有速效救心丸?心脏病药?”

    众人傻眼了,公交车师傅出了问题了?

    想到这里,所有人脸色一变。

    孙保民咳咳一声,声音压低说道“别管我……帮我扶一下方向盘!”

    大汉连忙点头,小心翼翼帮忙扶住方向盘,然后对着后面的人说道“赶紧打120,公交师傅出事儿了,赶紧的!”

    身后的热心乘客连忙开始联系起来。

    可是这个时候,中年大汉帮忙主持起来大局“前面是省二院,赶紧联系省二院的急诊,就说我们在省二院的公交站牌门口!”

    终于,车子在省二院公交站牌口挺好,孙保民胸口疼的说不出话来,强忍着疼痛,拿起话筒,有气无力的说到“我给大家联系了新的公交车,大家到下面换乘一下,实在抱歉!”

    孙保民想要提起手刹,拉下应急大灯,可是实在是无力。

    一弯腰,一阵扭曲的疼痛从心口传来,顿时一头栽倒在地上。

    ……

    ……

    省二院急诊科,忽然收到120的来电,省二院公交车站牌旁边818公交车司机突然心前区疼痛不适,现在已经昏迷了!

    陈沧和秦悦正好在一旁,顿时脸色一变,连忙推着推车跑了出来。

    急诊距离公交站牌很近!

    只有不到100米的距离。

    可是此时此刻,这100米似乎成了生死的距离。

    陈沧跑的很快,推床车子的轮子在地上使劲儿摩擦,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而秦悦空着手,跑的比陈沧要快速!

    胸前区剧痛!

    晕倒了!

    这……不会是心源性的休克……或者猝死吧?

    两人不敢乱想,只能全力朝着前方跑去。

    。

推荐阅读: 牧神记明朝败家子平凡的世界三体诡秘之主同桌凶猛圣墟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民国谍影大江大河废材逆天小姐你和我的倾城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