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当医生开了外挂 > 正文 第298章:怎么又是陈沧!

正文 第298章:怎么又是陈沧!

    杨思琦听见B超医生的话之后,瞬间蒙了!

    如同一道闪电瞬间击溃内心的坚持。

    面无表情,而泪水缺哗哗哗的往下流淌。

    绝望!

    无助!

    我就想要个孩子,怎么这么艰难呢?老天爷求求您了……

    杨思琦的内心不住的祈祷,她仿佛看见一根蜡烛在风中摇曳,就仿佛是她的孩子一样,她想要去保护,可是发现自己根本碰不到……

    恐惧!

    痛苦!

    无奈!

    各种无助和悲凉的情绪弥漫在周身,想要去护住他却又无能无力。

    魏俊明见状,连忙飞奔过来,轻轻的把老婆抱在怀里。

    “没事儿!没事儿的!老婆……别要害怕!”

    “真的没事儿的,我们努力了这么久,老天爷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不要哭,求求你了,老婆……”

    魏俊明不停的安慰老婆,可是说着说着,自己都有些哽咽。

    ……

    ……

    自发性乳糜胸这种疾病在21世纪以前,一直被当初是疑难杂症来看。

    以往由于医疗水平欠发达,产检时如果发现胎儿有胸腔积液,医生通常会考虑到胎儿存活率较低或怀疑是先天性畸形,遂建议产妇引产。

    而这些年,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乳糜胸患儿被治愈的可能性大大提高,未来也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所以当地县医院给出的建议也很中肯!

    要不就是引产,要不就是转院。

    张晋峰看着杨思琦夫妻两人,声音柔和了几分:“小杨,你把情绪稳定一下,我们会尽快组织救治,你这样的情绪,很容易加重胎儿的情况。”

    一番话,让杨思琦愣住了,她不住的点头:“好的,主任,我听您的,我都听您的,孩子就是当初您帮忙给怀孕的,我相信您一定是有办法的……”

    此时此刻的杨思琦夫妇,除了祈祷还能有什么办法,他们只能把所有的期望寄托在张晋峰主任的身上。

    可是……

    该怎么解决,他们心里也没底!

    毕竟……孩子还在肚子里,总不能把孩子拿出来,然后做完手术再塞进去吧?

    这怎么可能!

    这个时候,石歧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见妇科三大主任都在,顿时愣了一下,内心一个咯噔,暗道:坏事儿了,肯定是大事儿!

    人就是这样,艺高人胆大,没有实力作保证,是没有底气的。

    张晋峰看见石歧进来,也挺客气的。

    “石主任,来了,你赶紧帮忙来看一下。”张晋峰招呼石歧过来。

    石歧硬着头皮走了过来,B超医生说道:“石主任,现在是这个情况,B超下测量该胎儿胸腔内聚集了约250毫升的粘状胸水,强大的压力将胎儿的肺组织压缩得很小,肺泡不能发育,并将心脏顶到一侧。

    如过不能及时将胸水抽出,积液会越来越多,胎儿可能在宫内发生心衰死亡。

    而现在胎儿的心跳已经越来越微弱了!”

    张晋峰看着B超机的画面,说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即将胸水抽出,让压缩的肺部松解开,让肺泡扩张发育,以及心脏回复正常位置。”

    “所以,石主任,我们现在需要给胎儿做胸腔穿刺,你可以吗?”

    石歧傻眼了!

    这特么的……不是开玩笑呢吧?

    隔着母亲的肚皮给孩子做胸腔穿刺,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的确,为有患胸腔积液的成人或出生后的婴幼儿抽胸水是比较常见的一种检查和治疗方法。

    可是石歧还是第一次听说,隔着肚子给还没出生的孩子做胸腔穿刺的。

    这根本不现实!

    要知道,胎儿现在母亲肚子里可是游动着的,并非静止地躺在那里“乖乖就范,任人宰割”,而且这种运动还是不规则的运动,人心隔肚皮都看不见,这还隔着一个人呢……

    所以,想要给子宫内的胎儿做胸腔穿刺,简直就是一件无比恐怖而又匪夷所思的事情。

    难度十分高!

    甚至要比任何胸腔穿刺的难度都要高。

    这样一种在B超引导下为子宫内的胎儿进行胸腔穿刺并抽取积液,这还是东阳省内头一次。

    即便放眼全国,这种近乎于‘隔山打牛’的方式也不多见。

    这也得亏是张晋峰了,一般人都不敢想出这样一种夸张的治疗方法。

    可是现在却是最合适的,最符合当前情况的一种治疗方法。

    不仅是石歧,就连周围的其他两个主任也有些吃惊和忐忑,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张晋峰。

    这种行为……有些不理智啊。

    因为一旦穿刺不准,便可能伤及胎儿小小的心脏和肺部,甚至……会直接导致胎儿死亡。

    张晋峰怎么能想出这样一种风险性极大的治疗方法呢?

    这要是出了问题,妇科又要背上一件医患纠纷了。

    石歧被张晋峰这个近乎疯狂的治疗方案给弄得有些傻眼,这个疯女人,怎么能想出这样一件恐怖的事情呢?

    石歧看着张晋峰:“主任……这……这根本不现实,在母体内的胎儿本身并非就是保持静止的,而且……距离问题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随时孩子的移动都可能伤及孩子的重要器官,一不小心孩子的生命安全问题都不能保证,所以这种治疗方案近乎不可行!”

    “一旦伤到孩子特殊部位,在子宫内根本没办法救治,恐怕会直接导致胎儿的死亡的,所以这种方案……太风险了!”

    “这种方法根本不可能!”石歧一脸笃定的否认道,毕竟他这么多年,根本没有听说过这种治疗方案。

    石歧的话音刚落,一旁今年报考张晋峰的研究生程欣忽然说道:“其实,患者并非一直移动,而是会在一定时期内保持相对安静,而且……只要在B超下准确无误的进行胸穿并不是不可能的。”

    这时候,众人纷纷看向程欣,这个刚来医院没几天的研究生。

    其实,程欣知道,无论如何,这句话都不应该自己说出来,毕竟在场的哪个经验、技术、水平不是远在她之上?

    可是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局面?

    胎儿危在旦夕,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

    程欣作为一个初生牛犊一样的小大夫,也有自己的坚守和责任!

    张晋峰转身侧目,盯着程欣:“小程,你见过?”

    其实,这也是张晋峰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毕竟这种治疗方案说实话真的很有风险,一般人肯定是想都不敢想的,得亏张晋峰能想到。

    程欣一紧张,实话实说:“这是陈老师昨天胸腔穿刺课上讲的,哦,就是省二院急诊科的陈沧陈大夫!”

    此话一出,顿时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气氛。

    张晋峰也忽然想起了陈沧这个名字,上个月的时候,在妇科产房就是陈沧帮忙进行的胸外科的手术,当时张晋峰就对这个小伙子青睐有加。

    听完程欣的话,张晋峰也是琢磨起来,既然陈沧可以讲出来这些东西,那肯定不是在吹牛,而是存在操作的可能的。

    想到这里,张晋峰对着程欣说道:“给陈沧打电话,算了,我自己打!”

    张晋峰话都没说话,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有陈沧的电话呢,上次说给他介绍自己的侄女儿呢,也没来得及,所以张晋峰拿着电话直接拨了过去。

    而一旁的石歧更是有些傻眼:这……怎么又是陈沧?

    ps:稍后还有,可能得等10分钟,我在检查错别字…………

推荐阅读: 牧神记明朝败家子平凡的世界三体诡秘之主同桌凶猛圣墟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民国谍影大江大河废材逆天小姐你和我的倾城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