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清妾 > 正文 第1923章
    不过丁志胜心里也彻底松了口气,起码知道这位钦差大臣不是冲着自个儿来的。

    至于找人,这点事儿,他只需要吩咐手下人去附近寻找就是了。

    丁志胜是放下了心里头的巨石,尔芙却是满腹担忧,她能看出丁志胜在找人这件事上是不用心的,但是她又不能表现得太强硬,只好让随行护卫的御林军和府中护卫尽量辛苦些,跟着那些嘻嘻哈哈的兵丁出去,一块去各个小渔村寻找四爷和十四爷的踪迹。

    就这样度过了一整天,仍然是全无收获。

    当她来到崇武城卫所的第三天,一条有些尴尬的消息传到了将军府里。

    一件疑似是四爷的贴身玉佩,竟然出现在了漳州府里的当铺里。

    这消息是通过淘沙居在这边儿的分号传到尔芙手里的。

    之所以说是疑似,实在是因为这枚由炫彩坊京城总号玉雕大师亲手雕琢的祥云腾龙纹环佩中内环微雕的数字串码出现了些许墨痕,让其中几位阿拉伯数字有些看不清了,但是这枚玉佩又确实是四爷出行所带行李中的一样,而且据赶过来汇合尔芙的苏培盛说明,当日四爷等船出海前,这枚玉佩就佩戴在四爷盔甲内。

    羊脂玉佩,本就是稀罕的东西,又是有着十分相似的数字串码。

    这让尔芙心里有八成相信这枚玉佩就是四爷所佩戴的那枚,再联想到其出现的地点和时间,这种怀疑的可能性就更高了几分,但是没有亲眼见到玉佩之前,她还是不敢肯定。

    “你派人去传信吧,让淘沙居将东西送过来。”尔芙将手里的玉佩拓印放到旁边,低声吩咐道,说完,她就迈步往外走去。

    她迫切地需要去外面吹吹风、醒醒脑了。

    先前就曾经说过,崇武城卫所是一处沿海瓮城,经纪并不繁荣,但是也是有两条似模似样的商业街,来到这里几日,她也没有心情出去走走,现在心情烦闷不已的她,终于打算领着人去外面走走了。

    旁边主院里,丁志胜听说尔芙要出去游玩,忙安排人手护卫。

    不过在将军府的府门口,两列整装待发的护卫,还是被尔芙打发回去了,她很是客气地推辞道“我就是随便走走,实在不必如此兴师动众的,不知道的人瞧见,还以为这城里出什么事儿了呢”

    “凌老弟,你贵为钦差之尊,代天巡狩,这出来进去的,可是得多加小心啊”

    “无妨,你别看我身边跟着的人不多,但是不管是陈福也好,还是青黛这丫头,他们都是精通武艺的高手,有他们在我跟前儿伺候,足够保证我的安全了,而且这崇武城是丁大哥的治所,真要是有事,您还不是能随时派人去解救,总不能不管我吧”

    “那是自然,别看丁大哥这将军府不大,却是能人不少”

    “那就是了啊,那我就走了”

    “好吧,既然凌老弟都这么说了,老哥要是再拦着,非要安排人手护卫,好像就显得有些不是那么回事了,那老弟就随意在城里转转,要是想出城,老哥再派人就是。”

    “如此最好了”尔芙笑着点头说道。

    她本就不是个喜欢被奴役仆从簇拥的淡然性格,何况丁志胜安排过来的护卫都是些膀大腰圆的彪悍兵丁,被这么一群大老爷们围着自个儿呼呼啦啦的,那她就更是百般不自在了,现在丁志胜答应不派人保护自个儿,尔芙简直有种逃出生天的庆幸感觉,所以她第一次表现出了动作迅猛若蛟龙的行动力来。

    尔芙简直是话音未落,便已经招呼着诗兰等人陪自个儿往外面走去了。

    约莫两炷香时间后,一条距离将军府不远、颇为兴旺的街道上,便迎来了这么一队满口京腔的外地游客,街边摆摊的小商贩远远望着,暗暗摇头,心里暗道这该不会是京里来的那位钦差大臣带来的纨绔公子哥吧,好好一个郎君,怎么身边跟着的都是模样清秀倩丽的姑娘呢,真是奇怪得紧。

    尔芙对丁志胜说是要出去转转,看看当地的风土人情,实际上却是出来散心的。

    她这一路也没有往任何商铺里走,更是对身边擦肩而过的小摊视若无睹,而是一直沿着笔直地城门口缓步而行,一路寡眉哭脸,难展欢颜,直到她走到城门口的时候,突然笑了,转身就往城里走去了。

    诗兰等人,皆是瞠目结舌。

    因为她们都以为尔芙是打算去城外走走,毕竟相比起到处都是高墙狭巷的城里,还是城外一览无余的树影湖色,更加容易让人心情放松些。

    而就在她们满心不解的时候,尔芙已经一路朝前地奔着不远处的一处茶楼走去了。

    尔芙为何会突然改变主意,转身往城里茶楼走去呢

    答案,太明显了。

    因为就在她打算顺着城门一侧出城的时候,她竟然在对面排队进城的人群里,发现了鹤立鸡群的十四爷了,而发现了十四爷后,她也是毫无意外地发现了身量稍矮些的四爷童鞋了,既然都已经发现了这失踪两兄弟的身影了,她心底的那些烦闷和不安,登时就烟消云散了,为何还要辛苦自个儿往城外去溜达一圈呢

    回城的路,尔芙走得那叫一个欢快,脚步轻松地简直能够跳起来了。

    她一马当先地走在诗兰等人前头,满脸是笑地进了旁边不远处的一处茶楼里,连上前招呼的跑堂伙计都没顾得上搭理一句,便已经对着身后跟着的陈福招招手,低声交代他快去城门口守着,免得错过了四爷和十四爷的行踪。

    之所以没有去做那个第一个找到四爷和十四爷的人,实在是她怕自个儿控制不住内心激动的情绪,在城门口闹出太大动静来,引起其他有心人的注意。

    而陈福就不同了。

    虽然他是太监,但是到底是个爷们,又是经年修炼的老仆,早就练就一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面瘫本领,总不能如同自个儿似的一见到四爷就不顾身份地冲过去吧。

    再说,她也怕四爷这般狼狈见到自个儿会尴尬

    尔芙会如此安排,那也是因为她见到了四爷,也知道四爷活蹦乱跳,并不像身有不适的模样,心里有底了,不然她哪里会考虑到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

    一壶馨香扑鼻的碧螺春,两盘并不美味的干果小食。

    她就这样诡异地嘴角微扬地坐在窗边儿,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样,有一搭无一搭地往嘴里丢着已经返潮的花生米,等着陈福领着四爷和十四爷过来。

    这一等就是足足一个多时辰的时间。

    随着最初找到人的那种欢喜和欣慰的情绪散去,尔芙又不忍不住担心起来了,她最担心的就是那些言情狗血剧里的失忆环节,尤其是四爷明明并没有被旁人挟制,却一直没有找到官府表明身份,愣是让朝中康熙帝急不可支地将自个儿派出来,这让她不自觉地去怀疑这两位会不会是失忆了,不然他们怎么会穿成那副模样呢

    就在她胡思乱想得就要坐不住的时候,已经洗漱一新的四爷和十四爷在陈福的陪同下找过来了。

    一直坐在窗边位置,眼巴巴往楼下望着的尔芙,瞧着由远及近的四爷,眼圈红了。

    “傻瓜”一声熟悉的呼唤,让她一直在眼圈里打转的泪水瞬间崩堤了。

    而诗兰等一直摸不到头脑的宫婢仆从,也瞠目结舌地瞪大了双眼。

    “你还好吧”尔芙有些不敢靠近地低声问道。

    四爷闻言,快步走到了她的身边,一点都不顾及两人还都穿着男装的尴尬,一把就将尔芙揽进了怀里,他连连揉搓着尔芙的后背,似乎是在宽慰尔芙,也似乎是在表达自个儿的相思之情,好一会儿才哽咽着答道“都好,一切都好,见到你就更好了”

    “四哥,这边上还有人呢”四爷和尔芙不觉得尴尬,旁边围观群众中的老十四就真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瞟了,加之旁边那些诡异的眼神太过锐利,他又是不甘寂寞的跳脱性格,所以他直就凑到了相拥低语的二人跟前儿,有些破坏气氛的提醒道。

    对此,四爷丢给他的是一记明晃晃的大白眼。

    尔芙则有些羞臊尴尬地低下了头,同时动作利落地退出了四爷的怀抱,低声道“好就好,咱们还是坐下说话吧”

    说完,她就给诗兰使了个眼色,示意诗兰去找伙计换个雅间去。

    要知道,当时她为了能够更快看到四爷才选择坐在二楼窗边散台的,但是这会儿她才意识到,这大厅里的散桌就不是个适合说话的地方,可不得抓紧示意诗兰去安排。

    不过还不等诗兰动地方,陈福就已经躬身将尔芙等人让到了旁边的雅间里。

    一个好奴仆就该是急主子之所急的,他能够坐稳四爷府大太监的宝座,不单单是他高出苏培盛等人一截的年岁,更是因为他的细心和体贴。

    走在楼下时,陈福就已经注意到了尔芙坐在窗边位置,楼上那一览无余的摆设,再想想自家主子拉着自个儿问长问短的模样,他连一点犹豫都没有,早在尔芙和四爷抱在一块的时候,便安排小伙计去准备合适的雅间了。

    这是一处不太大的茶楼,有雅间,却并不是那种有窗有门的单独房间。

    两尊六扇屏风,将二楼一角和大厅散座区分开来,虽然不甚隔音,但是却到底是能阻挡住那些好奇者探寻的小眼神儿了,尔芙、四爷和十四爷分开宾主落座,待小伙计将茶水点心都摆好离开,诗兰等人就溜溜儿地退到外面候着去了。

    而尔芙也很好地整理好了情绪,起码是止住了哭腔了。

    她拧着帕子,轻轻沾着泛红的眼角,低声问道“你这么长时间都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多辛苦,我有多害怕,我为了能够来这里找你,我都成了朝里有名的泼妇了,连乾清宫都闯进去了”

    “我也想很快给你报平安的,但是我和老十四回到城里的时候,你这位钦差都到杭州府了。”四爷也不知道是在炫耀,还是在揶揄,总之态度很是诡异的出声解释道。

    “是啊,四嫂,我和四哥这回是遭了大难了

    您是不知道,我们落海的时候,身边根本没有人发现,船又太高,我们在海里呼喊求救,船上的兵丁和水手,根本就没有听见,没办法,我们只能强撑着力气游,等到上岸的时候,我和四哥都彻底脱力了,在荒滩上躺了足足两天,这才算缓过一口气来,但是还是染上了风寒,幸亏有好心人相救,不然怕是我们就要在海边等着喂鱼了

    再然后,那就更倒霉了。

    我们当时是穿着一身戎装落海的,救起我们的好心人虽然分辨不住我们那身甲胄和普通兵将的区别,但是也能瞧出我们不是一般的小兵,所以待我们病愈以后,便把我们送到了附近的县镇上,四嫂你能想到么,我们竟然在衙门口瞧见了我九哥跟前儿的一个管事。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只能想个办法脱身,然后就改头换面地躲起来了。

    再然后,我们总算体力恢复,想着要实在没有办法就唯有靠自个儿找回到兵营去,就在我们想要动身的时候,便听说京中派来钦差搜寻我们的消息,还得知了来人是您的阿玛钮祜禄凌柱大人,我们以为就要能松口气的时候,您这位冒名顶替的钦差就离开了漳州府,我们没办法就这么一路追。

    为了不饿肚子,为了找到您,四哥和我身上那点值钱的玩意儿都当了。”老十四算是瞧出来了,自家这位四哥一定不懂得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这道理,指望着自家这位四哥卖委屈、装可怜,一定比晴天霹雳还要难,所以他不等四爷仔细解释就已经抢答道。

    果然,四爷是没打算将自个儿这一路的艰辛告诉尔芙。

    不等老十四话音落地,四爷那锐利如刀的小眼神就已经冲着老十四丢过去了,他绝不会想到,他这位四哥都已经惦记着用一种无色无味的药物弄哑他了。

    不过他这么一说,尔芙那才刚刚止住的眼泪就又一次落下来了。

推荐阅读: 牧神记明朝败家子平凡的世界三体诡秘之主同桌凶猛圣墟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民国谍影大江大河废材逆天小姐你和我的倾城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