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万古神帝 > 正文 第二千八百七十八章 师兄还缺女人吗

正文 第二千八百七十八章 师兄还缺女人吗

    “我来试试,或可破阵。”

    古鸦的身上,弥漫出数之不尽的规则神纹,犹如蛛网一般,向四面八方而去。

    规则神纹所过之处,温度急速下降,空间近乎凝固。

    以血屠中位神的修为,竟是都感觉到冰冷刺骨,向远处后退,心中暗道:“不愧是上位神,真是可怕,本皇得修炼多少年,才能有如此修为?可惜师兄已死,否则借他的日晷修炼,应该很快就能追上古鸦。”

    只有时间神阵,才能支撑神灵在里面修炼。

    但,宇宙中,时间神阵何其稀少,是稀缺资源。

    幸好命运神殿就有两座,而且新神不用缴纳神石,可以免费在里面一直修炼到中位神境界。

    许如来在时间神阵外排队了数十年,一直等待血屠出来,才得以进入阵中修炼。

    可是再强大的时间神阵,又怎么比得上日晷?

    “日晷应该是落入了池瑶手中,做为师弟,本皇应该去讨要回来。不行!名不正,言不顺。若是能够让师尊写一篇神谕,以师尊的名义去索要……嘿嘿!”血屠嘴角上扬。

    这位师尊,当然是血后。

    血屠知道,自己不是池瑶的对手。

    可是,只要名正言顺了,凭一张嘴,能够将池瑶骂出来。

    到时候,再煽动罗乷公主、阎折仙、夏瑜这几个本就欲要对付池瑶的狠角色,组成讨伐联盟,布下天罗地网,不信夺取不到日晷。

    虽然刚才放在了池昆仑,让血屠感到有些遗憾。

    但想到,那毕竟是师兄之后,用他来威胁池瑶,岂不显得大屠战神皇太过薄情寡义?手段太过卑鄙?太没有底线?

    不行,不行。

    神尊的弟子,这点脸面还是要的,怎么也得向阎无神、阎昱他们看齐。

    对付池瑶,却没有那么多顾忌。毕竟,师兄很有可能就是被那臭娘们害死的,讨伐她,就是在为师兄报仇,会有很多人支持他。

    血屠正在脑海中构思策略,忽的,旁边空间猛烈震荡,还没等他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一道凸起的空间波,击穿护体神火,落在他身上。

    “不好,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怎么能走神呢?刚才想什么去了?”

    血屠背上九对血翼展开,脚下血海弥漫出去,欲要定住空间。

    渐渐的,空间平静下来。

    但血屠却发现,自己陷入了空间神阵,身下一片漆黑,头顶上空群星闪耀。

    还好,不是在虚无空间中。

    血屠警惕四周,没有看见古鸦的身影,冷哼一声:“这个古鸦不靠谱啊,难怪是师尊座下最差劲的一个。不了解空间之道,却偏要尝试破阵,真是害人害己。”

    虽为师兄弟,但,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外出执行师尊的命令。

    没什么交情。

    能够表面客套一下,尊称古鸦一声师兄,已经是给足面子。当然也是看在他上位神的修为上面,不得已而为之。

    在古鸦面前,血屠不敢杀塔罗夺取神源,已是说明他对这位师兄的不信任。

    “你就不怕这话被古鸦听到?”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mad1('gad2'); catch(ex)</script>  “什么人?”

    血屠身形一转,盯向后方。

    只见,一道与张若尘一模一样的身影,站在虚空中,身周空间扭曲,有大量空间涟漪。

    而且张若尘身周的那些空间涟漪,都散发明亮光华,肉眼可见,将他映照得神圣而又神秘,仿佛站在另一个时空,在与血屠对话。

    血屠先是一怔,但很快察觉到对方与张若尘的气息完全不一样,于是装出大喜的模样,飞了过去:“师兄,师弟我就知道,你一定没死。哈哈!”

    “谁在谣传我已经死了?”张若尘道。

    “给本皇去死!”

    冲到近处,血屠身上煞气冲天,嘴里吐出神火。

    神火化为一只凤凰,爆发出融炼世间万物的热量,撞击向张若尘。

    张若尘探出一只手掌,以阵法,扭曲空间,化解神火凤凰爆发出来的力量。

    “你到底是谁,还不现出真身?”血屠怒目圆睁,浑身都在燃烧,神躯如同烧红的铁块。

    任凭他爆发出来的力量毁天灭地,但空间涟漪,却轻松化解。

    张若尘与他对视,道:“这便是我的真身!”

    “还装?以为本皇是寻常修士那么好欺骗?你的变化之术太低级,只是改变了容貌和声音,身上的气息与张若尘完全不同。”

    血屠声音字字如雷,震耳欲聋,凝聚出一道神通拳法,攻了出去。

    “你居然是这样认为的,好吧,证明给你看!”

    张若尘收回了手掌。

    血屠神力强横,以摧枯拉朽之势,一拳击穿扭曲的空间,落在张若尘身上。

    拳头比张若尘的身体,还要巨大。

    “嗡!”

    如天钟撞响。

    张若尘身上爆发出万丈金光,密密麻麻的梵文浮现出来,将血屠打出的拳劲,原原本本的还了回去。

    “轰隆!”

    血屠向后抛飞,嘴里吐出一口神血。

    这时,时间的流速,仿佛变缓了一般。血屠一边抛飞,一边与张若尘对视,脸上的神情发生丰富变化,完成了震惊——诧异——平静——兴奋,四个层次的过渡。

    至于为什么是平静之后兴奋,而不是兴奋之后平静,就不得而知了!

    飞出去数百里,血屠才是定住身形。

    他激动得泪流满面,丝毫不顾身上的伤势,飞向张若尘,道:“师兄,我错了!我居然没有将你认出来,居然直呼了你的名讳。”

    张若尘哪里能不了解血屠?

    这家伙,嘴上一口一个“师兄”喊得起劲,实际上心中想法多得很。若是战力压不住他,他会叫师兄才是怪事。

    况且他还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主。

    不过,他先前能够出手救下池昆仑,还将沉渊古剑还了回去,倒是大大的出乎张若尘预料。

    无论血屠是出于哪方面考虑,内心深处多少还是记住了昔日的恩情和交情,不是那种唯利是图、没有底线之辈。

    而此刻,血屠也在心中暗暗庆幸,自己先前压制住了贪念。

    他苦着脸,道:“师兄,我先前见到了昆仑,没有你在他身边,连一个伪神都敢欺负他。塔罗他死定了,青玄灵神也救不了他。我是怕古鸦今后拿这件事要挟我,才咽下了心中恶气,没有弄死那个混蛋。”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mad1('gad2'); catch(ex)</script>  张若尘收起了身上的佛光,道:“你做得不错。”

    血屠在张若尘身上一阵乱摸,着重摸张若尘的头,道:“师兄,这些年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去哪里了?你的奥义,你的战兵,你的修为,为何都去了池瑶那里?她把你怎么了?”

    见张若尘身上又有佛光浮现出来,血屠吓得连忙收手。

    张若尘道:“与她无关!奥义、战兵、修为,皆是身外之物,都是我送她的。”

    身外之物?

    血屠倒抽一口凉气,道:“师兄还缺女人吗?”

    “怎么,你想变成女人?”张若尘道。

    血屠道:“师弟我认真的,我父神子女众多,其中有两位双胞胎妹妹,天资不俗,花容月貌,不敢说做师兄的妾室,收做侍婢如何?”

    “别开玩笑了,此次见你,是有正事相商。”

    张若尘背负双手,走在漆黑的虚空中,脚下的空间自动凝结,道:“知道我来星桓天的目的吗?”

    张若尘没有使用神气,却可以控制空间,倒是把血屠给镇住。

    血屠道:“莫非师兄也想娶白卿儿?可是师兄与她之间,怨恨很深,除非得到天尊宝纱,不然师兄你没有希望的。”

    “娶不娶,暂且先不说。”

    张若尘道:“我找你来,是想让你帮我对付一个人。”

    “说吧,杀谁?若是师弟我皱一下眉头,就不配封称大屠战神皇。”血屠胸口拍得震天响,信心十足。

    张若尘眼神锋锐,道:“商弘!”

    “噗!”

    血屠一口鲜血吐出来,连忙道:“师兄别担心我,只是先前被佛祖舍利的力量伤得太重,短时间内,恐怕无法与神级强者动手。商弘?好,等我伤势恢复,第一个取他性命。”

    张若尘控制了佛祖舍利的力量,所以知晓血屠的伤,实际上,乃是被商弘的名字吓出来的。

    “不用那么害怕,我知道你不是他的对手。”张若尘道。

    血屠哭丧着脸,道:“并非师弟我怕他,实在是差了十万年修为啊!若是师兄你开启日晷,让我在里面修炼十万年,出来之后,我一定打得商弘哭着求饶。但现在,商弘一只手就能按死我,而且还是死得很彻底的那种。”

    “如果出手的是命运神殿呢?”张若尘道。

    血屠眼睛一眯,道:“如果海尚明宫肯出手,再联合几位老牌的神子神女,商弘就算再强,也得饮恨。但,这是不可能的事!”

    “为何?”张若尘道。

    血屠道:“像海尚明宫那样的古神子,任何一个都战力无穷,是天庭重点监视的对象。几位古神子,古神女,一起来到星桓天,天庭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里将发生大事?”

    “况且商弘何等人物,真理使者,修,被天堂界当成未来神尊培养,更是商天之孙,岂是那么好杀?一旦动手,商天很快就能感应到。这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大事!”

推荐阅读: 牧神记明朝败家子平凡的世界三体诡秘之主同桌凶猛圣墟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民国谍影大江大河废材逆天小姐你和我的倾城时光